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

七月不知身是客

作者:玖月之歌 来源: 时间:2014-07-04 阅读: 次 字体: 在线投稿

     岁月就象一条河,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,右岸是值得把握的青春年华,中间飞快流淌的,是年轻隐隐的伤感。世间有许多美好的东西,但真正属于自己的却并不多。 —— 柏拉图

 

    回到十字路口,指尖漫随和谐号车窗上横流的雨线,时速一百九十七公里——大一的生活就这般义无反顾抽身离去了。七月的阳光下,我和我的影子,又是最后离开寝室的。 
 

    仅仅一天一夜的孤单,就令我把往事无谓地翻涌彻底。人生不止,寂寞不已。辗转反侧一宿后,我切实感到消瘦了。想到所谓的形销骨立,一个寒噤不住。自从人去楼空,我更感到时间的漫长无涯。临走前刻意把闹钟摁翻在桌面,这样就让时间在学校的夏日里静眠,也让它尝尝不分昼夜的滋味才甘心。想来世间怕是光阴最为清宁,可以把工作雅致到小憩般的安步当车,再合二为一。
 

    我把日里的梦觉称白眠。读着三毛,枕着床下笔记本里的音乐,一滴滴渗进我的恹恹睡欲之中。此刻只身的感觉就像一茎爬山虎,恣意生长。独自蜷在墙角把世事凋零当作理所应然的苍白。任岁月深不可测,夺走我的一切。便无端忆起六月期末的某一天,收到妹妹的短信,莫名其妙地写着:老猫已死。那是奶奶在世的时候形影相随的一只老猫,我一直把她看成家的一员。十几年来,因为奶奶,也由于她自我们懵懂之初相濡以沫的陪伴。如今奶奶离开我们三年后,她也终了尘寰流离。自从失去了奶奶,她狼狈甚乎憔悴,家里对她的关爱一日亦不胜一日。我当时不知说什么好,寥寥问了一句:好好下葬了吗?自己又不免觉得荒唐。似乎该为此番无常涔涔泪落吧?
 

    我总耽于把这些陈琐展示给自己,明知丑陋还是一如既往地解剖。有时麻木到不惊觉残忍。
 

    不知不觉,七月就在我身后,覆手之间的距离。可是有些人却远得无法接近。莫名间想让我陪我的影子静静看完The voice of a distant star。就是这样一个故事,用光年的时间来导入距离。那么长那么远,那么远,那么长,沧海桑田,最后呢?
 

    我向来认为凭着无意,就算了天意。才知道等久得不知如何开口联系,就如七月里极易变质的温度,被须臾疏离成局外人。我想并非每个人都同我抱幻想,纵然山长水阔,见你时还是永如初心,多少年的光阴,不曾将你轮廓添减。然而时空谢场的帷幛真是难以比拟,让一个人立时溃灭到无能为力。相信就会存在,即使只是一刹那的分别,就算仅仅一微米的距离,此后天涯海角,暂且各自相安。此前的付出业已归零,你自是一如初见,在我这一年的记忆里刻下斑驳。你转身之后,一切也无从知晓……
 

   太晚了,如果下一刻见到你,我还是依然微笑,只是你不会明白,中间到底是谁砌起的一仄墙,其实我宁愿 它是一株树,至少还存有彼此之外的清鲜空气。我们不会因此残缺,只是所有不复从前。
 

   七月失手打翻了一盏回忆的灯,万家灯火阑珊——我想七月不过是过客。我也只是一个过客。我和我的影子在夜色中擦身而去。她在彼,我在此。

玖月之歌,荏苒欢喜】

 
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